不得不,真的是不得不嗎?

有時面對別人的要求,產生不得不的狀況,勉為其難地去處理。因為覺得還不是因為對方要我這麼做。但,真的是不得不嗎?

無數次,老闆的媽媽來電要求老闆打給姪女,不外乎因為態度、脾氣、東西亂放和沒規矩….等等諸如此類這些生活當中瑣碎的事。

老闆總是回答:「好啦!好啦!我晚點打給她」不耐煩又帶著委屈與無奈。

面對這些,自己不太會輕易介入。畢竟不確定老闆究竟需不需要我的協助,在她告知我的她的需要時,我只會接住她的這些情緒。

在對方未必需要協助時,停止給予任何建議


直到有次老闆:「吼!每次都這樣,煩死了!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改善?」

我:「你想改善什麼?」「是要改善對方不要在這樣?還是改善自己面對這些的情緒?」

老闆:「都有」

我:「是有個還不錯的說法,你願意試試看嗎?」

老闆:「怎麼說?」

我:「當媽媽下次又要你打給姪女時,請你平穩的說:『這件事我會處理』這樣就好。」

老闆:「有效嗎?」

我:「你過去沒有效的行為模式都可以從小用到大,如果這方法沒效,我會陪你找到更合適的方法。」

一段時間過去,畢竟老闆不習慣,就算有機會也始終說不出口。

平穩、寧靜祥和不等於冷漠


去年八月暑假快結束的某日。

老闆拿著正在抖動的手機,哀怨的看著我,接起電話後又是一陣帶著憤怒無奈的咆哮,關於老人家對孫女一連串的抱怨和指責,不意外地又要求老闆打電話給姪女「說教」。

老闆:「媽!我知道你現在很委屈,這件事我會處理。」話才一說話電話就被掛了!

老闆沒好氣的看著我說:「媽媽會生氣嗎?」

我:「我不知道,不過當然有可能。」老闆翻白眼:「吼!你挖洞給我跳!」

我:「她也有可能是因為不知道怎麼去回應你剛剛的那句話,因為這句話不在你們過去的對話模式裡。另外她不也蠻常講到一半就掛掉?」

停頓幾秒,我接著說:「比起媽媽是否生氣,我比較在乎的是,你很勇敢的說了這句話,當你說出來『這件事情我會處理』這句話,有什麼感覺?」

老闆:「其實還蠻舒服踏實的」

這句話的用意是在過程中讓自己站穩,讓自己知道我們是有選擇的。而不是一直被別人牽著走。

我停了一會兒:「那你想打這通電話給姪女嗎?」

老闆想了一下,說:「想啊」

我:「所以,其實你還是會打!不是你媽逼你打的,是你自己選擇要打的喔」

老闆放聲大笑的說:「吼!!你又挖洞給我跳」

很多時候,都還是會做同一件事,只是我們如何看待做這件事的狀態。究竟是「不得不」還是眾多「選擇」之一!只是我們自己有沒有覺察而已。

我:「既然你決定要打,那你想透過這通電話傳遞什麼訊息!」

老闆:「不希望她覺得姑姑打給她是在責備或是講道理,但又希望能讓她自己知道哪邊可以再更進步一些」

我:「這樣啊!那,打電話給我吧!我們來練習」老闆:「不要啦!很不習慣耶」

我:「現在很多的習慣都是從過去不習慣開始養成的。你想完整傳遞訊息,又不讓關係緊繃嗎?」

對我來說最快的方式是直接教老闆怎麼說;但,如果在對話過程中岔出了預期,有時又會回到原來的應對模式。

所以接下來就是角色扮演的遊戲,而且我非常會扮演不耐煩叛逆的青少年!非常厲害!

用了將近四小時的時間,陪著老闆釐清一個明確的對話脈絡,沒有任何話術。

只著重在:當面對叛逆青少年的任何回應時,都能安然自在的回應。

當晚我工作到十點多,進房間後新進人員已熟睡,老闆轉過頭微笑的看著我。

我:「電話打了吧!效果應該不錯吼!」老闆滿意的點點頭。


一通不到十分鐘的電話,用了四小時練習。值得嗎?

如果內容只是閒聊,當然不值得,也沒這必要。

如果內容是有些難度容易造成立場對立的情況,我是覺得值得。

如果是在乎的人,更是值得。

如果時時刻刻都能用心說話,或許過去緊繃的關係,會慢慢的鬆動!


Cheers
張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