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「劫煞」的神煞特質

八字神煞,很多表面上的意思和實際上的意思有很大的落差。

某些用字會設計出一些可以讓有心人士刻意切入的點…..白話的意思就是,把神煞星性解釋的很恐怖,加上現在生得少,就等著家長焦慮地問:那該怎麼辦?

神煞,在命名資料解說過程中都會提醒父母親,這只是孩子本身擁有的特質,關鍵在於我們如何應對,學習如何當個理解孩子的父母!


劫煞:機智靈敏反應快,投機好勝,喜歡以當時的心情處理事情,人際社交緣靈活,容易受到別人注目。

擁有劫煞的孩子,在互動中比較常遇到的問題是「喜歡以當時的心情處理事情」。就算沒有劫煞,嬰幼兒也經常如此,擁有劫煞會更強烈。

大人有時難免剛好有事情要處理或有時間上的壓力,同時遇到孩子硬是要我們陪他玩…往往衝突就發生了。無論是大人自己的內在或和孩子之間的互動。

清楚表明自己的需求、狀態與界線,同時「不跟孩子妥協」,也不跟孩子講道理、討好、利益交換、責備,更不因這些事造成彼此的不愉快。

習慣的養成是經年累月的。不可能馬上就改變。如果來不及從小就養成習慣,從任何時刻重頭開始都好。

因此通常我會在我有空時故意說我沒有空。因為一方面沒有時間壓力,一方面又能好好帶著新進人員讓他認識情緒和陪著他情緒流動。


兩歲半的新進人員跑來找我:「阿爸!」
我:「怎麼了?找我什麼事?」一直以來的習慣,我會放下手邊的任何事,蹲下來視線平行看著他,認真的回他話。

新:「陪我玩!!」
我:「你想要我陪你玩啊?」與對方核對

新:「對!我想要你陪我玩!」
我:「可是,我手邊剛好有事情,還需要五分鐘的時間才能處理完」

新進人員開始生氣,說真的這是蠻正常的反應。畢竟六歲以下的半獸人,在期待無法被滿足的情況會哭鬧是正常的。

試想想,遇到這樣的情況,通常可能會怎麼應對?

我認真的看著新進人員:「當阿爸跟你說,現在沒辦法可以陪你玩的時候,你會生氣嗎?」
新進人員斬釘截鐵的說:「會」

帶著孩子辨識情緒,而不是壓抑他的情緒。

一旦感受狀態不知道名稱,這樣的狀態就會一直糾纏著不放,也就是情緒無法安穩的落地,長期累積下來的情況就是成為很容易感到啊雜易怒的人,然後自己卻不知道。

我:「謝謝你讓我知道你會生氣;但,我現在真的沒辦法陪你玩,我需要五分鐘的時間」
新進人員持續哭鬧:「我就是要你陪我玩!」

謝謝新進人員讓我知道他的生氣,這句話因為需要讓他知道,生氣是屬於自己的,就算是對長輩他仍然是可以生氣。因為我沒辦法陪他玩,他因此生氣,這沒什麼問題。在合理行為的情況下,沒傷害別人、沒傷害自己,這樣的生氣是健康的。
這部份在很多傳統的規條裡是很衝擊的。例如:「我是你爸耶!你怎麼可以生我的氣」

我:「我現在真的沒辦法陪你玩,我需要五分鐘的時間!當阿爸這樣跟你說的時候,你會難過嗎?」
新進人員:「會~~~」接著難過的嚎啕大哭。

我:「謝謝你讓我知道這樣你會難過;但,我現在真的沒辦法陪你玩,我需要五分鐘的時間」

我靜靜的陪在新進人員旁,他持續難過的哭泣著。

我:「那怎麼辦?」當生氣、難過的情緒被接住之後,才有辦法進入思考的層面。「那怎麼辦?」的用意就是要讓他回到前額葉去思考接下來可以怎麼做。不是兩方都氣呼呼,甚至脫口而出:「你給我去好好想想!!!

我:「除了沒辦法現在馬上陪你玩,還有什麼我可以幫你的?」
新進人員哭著說:「阿爸抱」

接著一抱….兩小時。這兩小時的過程中,不說服、不說教、不條件交換,因為不希望新進人員覺得工作比他重要。就單純的抱著,等待著他情緒自我調整好之後的閒聊,而不是用盡全力要他趕快好起來。


從新進人員兩歲半開始,有時兩小時、有時一個半、有時候三小時,就這樣到了三歲半,當我手邊真的有事要忙時,他曾經站在旁邊靜靜的等候我十五分鐘。

直到現在,有時候他想我陪他玩,跟他說:「我回個訊息,請等我兩分鐘」
新進人員:「阿爸,我會等你」接著開心的跑去沙發做自己的事。

因為一方面他知道也相信,我說兩分鐘一定會在兩分鐘內完成。

情緒是屬於自己,需為自己的情緒負責,同時情緒需要流動才健康。只是要學會情緒流動,需要成人穩定的內在與如實的陪伴。

工房的 命名解說 過程中會針對孩子的特質,提供溝通互動的提醒。關係是互相的!學習如何當個理解孩子的父母,未來孩子也容易學會理解父母!

分享文字,希望開啟一點點改變的開關。

想透過專業命理對話諮詢(論命)並學習自我覺察與理解自己慣性,期望達到內在穩定的朋友,可 與我聯絡 安排 專業命理對話諮詢(論命),或更進一步的 深度核心對話諮詢


Cheers
張楊

藉由 個人命盤 的解析不只解決今天的問題,更著眼於未來的相處。重新認識定位自己,面對在乎的人更輕鬆的溝通。

延伸閱讀: